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公正人的个人主页

公正人欢迎您!

 
 
 

日志

 
 

8学生29年前向老山前线寄信 如今与回信战士重逢(图)  

2015-10-17 07:40:32|  分类: 军动情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北京青年报
“人生能有几个29年,29年了,竟然还有人记得我。”51岁的朱庆宝说,“我一直生活得很不如意,但知道有人在找我之后,我真的觉得很高兴、很激动。”
8学生29年前向老山前线寄信 如今与回信战士重逢(图) - 公正人 - 公正人的个人主页
 原标题:29年前回信的老山战士找到了

当年收到老山战士回信备受激励 8名写信学生半年前开始寻找回信人

29年前,一封没有具体收信人的信寄往对越自卫反击战老山前线,写信人是沈阳市第五中学高二四班的8名学生,数天后,这8名学生竟意外收到来自老山前线年轻战士朱庆宝的回信。29年后,这8位学生试图寻找当年的老山战士,感谢他曾对自己的鼓励,也想看一看这位29年前的老山战士是不是还活着,他如今过得好吗?

4月28日,本报发文寻找这位老山战士朱庆宝。半年过去,就在当年的8位学生觉得寻人无望之时,事情出现了转机:沈阳市第五中学竟然真的找到了朱庆宝。而今,朱庆宝已经51岁,在江苏扬州一家物业公司做电工。谈起这29年的生活,朱庆宝言道:“曾经在战场上我连死都不怕,但这29年我真的被生活磨怕了。”生活和生存,一字之差却是相去甚远。

8学生29年前向老山前线寄信 如今与回信战士重逢(图) - 公正人 - 公正人的个人主页

 29年前

一封寄往战场的信

1986年初,沈阳市第五中学高二四班团支部号召学生写信慰问老山前线战士,之后,班里的8名学生联名寄出了一封没有明确地址和收信人的信。“只是写了寄往老山前线,都不知道能不能寄到,也不知道会寄到谁那里。”8名学生之一的洪军说:“但没想到,几天后竟然真的收到了战士的亲笔回信,我们都特别激动。”回信内容整整两页,落款是35285部队的老山前线战士朱庆宝。

当时,洪军和同学们正面临高考,而朱庆宝在信中用自己在前线的艰苦经历鼓励学生们珍惜生活、奋发向上,信中写道:“每当我看到和我同生死共患难的战友被罪恶的炮弹炸得无影无踪的时候,每当我抬起一具具战友遗体的时候,每当我看到同伴一起执行任务受伤鲜血像喷泉一样的时候,我真想痛哭一场,他们是永远再也不会和我在一起生活战斗了,就这样被残酷的战争夺取了生命。他们才是20岁左右的人啊,这血与火的战争,不知有多少条生命被它所吞没。”

“当年看信时,我们觉得这位战士和我们应该是同龄人,他信中谈到的残酷的战争让我们这些坐在宽敞明亮教室中学习的人很受震动。”今年年初,8名学生中的谢先生在搬家时,偶然找到了这封信,再次读信依旧是充满感慨。于是,谢先生将信拍照后发到班级微信群中,大家都说,很想找到这位老山战士朱庆宝,战争结束了,想知道这位同龄人如今在哪里,是不是还活着,想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29年后

“知道他还活着就行”

4月28日,本报发文寻找这位老山战士。洪军说,当时报道见报后,很多媒体都有转载,但一直没有朱庆宝的线索。直到今年10月,朱庆宝的女儿在网上偶然看到了这篇报道,并在转发报道的微博下面留了言,而博主就是这8位学生中一位的朋友。就这样,他们终于如愿找到了这位29年前的老山战士朱庆宝。

洪军说,找到朱庆宝对自己而言“像是了了一个心愿”。“我们就是想知道他是不是还活着,过得好不好。我觉得当初能写信回信就是彼此之间的一种缘分,现在时隔这么久又能找到他,很感谢缘分。”

洪军和朱庆宝加了微信聊过,核对了部队番号和当年的写信细节,确认这就是自己要找的朱庆宝。洪军说:“我们知道他还活着就行。”当年写信的8位同学,如今大部分在沈阳,洪军在北京,还有个别同学在上海,“把大家凑起来一起去见他不太现实,毕竟大家都分散在各地,但我经常出差,如果出差去江苏,一定会去见见他,和他聊聊天,感谢他当年的那封回信。”

“人生能有几个29年,29年了,竟然还有人记得我。”51岁的朱庆宝说,“我一直生活得很不如意,但知道有人在找我之后,我真的觉得很高兴、很激动。”

回忆起当年收到信的情形,朱庆宝说,当时信是从师部发往连队,连队又发到前线阵地上来。朱庆宝拿到的就是洪军他们8位学生写来的信。“我记得当时是白天,没有什么战事,我就在猫耳洞里给他们写回信。我初中毕业,没什么文化,我当时就一笔一画很认真地写,你看那个信上的字是比较工整的。”

“我当时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我想,如果我死了,起码还能留下点什么东西。没有上过战场的人不懂得什么叫和平,像我那些战友,有时候你上一秒还和他说话,下一秒他就死了,吃个饭、上个厕所都有可能会死……”朱庆宝说到这里,顿了顿,哽咽了一下。

回忆

老山战士29年人生路

孤儿成前线“响当当的人物”

1964年,朱庆宝出生在扬州市临泽乡的一个农村家庭。朱庆宝刚出生那几年,苏北地区自然灾害严重,他的母亲逃难离开家乡,至今没有再出现过。朱庆宝4岁那年,父亲因病去世,之后朱庆宝便和祖父祖母一起生活。朱庆宝不到20岁的时候,祖父又因病去世。

“我当时无牵无挂的,家里除了我祖母,没有亲人了,”朱庆宝说,“我也想走出农村,去外面多经历经历,去锻炼自己。”说到这里朱庆宝笑了笑,“现在你们听起来可能觉得是大话,但那时候我是真的想报效祖国,想保护自己的国家不受欺负,所以我就去当兵上前线了。”

20岁那年,朱庆宝从军前往老山前线,成了老山前线一位“响当当的人物”。“当时就是胆子大,不怕死,那时候我经常给周围战友们说,我说你们家里都有很多亲人,你们死了有很多人都会为你们伤心,很多人会痛苦,但我死了,最多就只有我祖母伤心一下,何必让那么多人伤心痛苦呢,所以,危险的任务都让我来做吧。”

信是1986年初写的,1986年末,在前线待了一年半多的朱庆宝退役了,但战争导致他腿部受伤,成了伤残人员。说起腿上的伤,朱庆宝是这样描述的:从一个战壕往另外一个战壕跑,跑进另一个战壕后感觉腿部黏黏的,低头一看,腿上全是血,紧接着就觉得特别疼,接下来就晕倒了。后来朱庆宝才知道,自己是被弹片打中才受的伤。

目前,朱庆宝被评定为八级伤残,直到现在,他腿里还留有十多片小弹片。朱庆宝说,照X光片的时候弹片可以看得很清楚,残留的弹片比绿豆小一些,因为比较小,很难取出,因此就“让它们在里面待着吧”。这些弹片导致他腿的伸屈功能受限制,天气不好的时候,例如下雨天,腿部还会感到阵阵胀痛。

“生活和我想象的真不一样”

1986年末,朱庆宝退役了。一开始,朱庆宝在高邮县财政局一家下属单位工作,1988年,朱庆宝的祖母去世,1990年,经人介绍,朱庆宝结婚了,1992年,朱庆宝唯一的女儿出生。

朱庆宝在财政局下属单位的工作一做就是十多年。1998年,因为妻子在扬州市,朱庆宝离开高邮,前往扬州市一家建筑公司做水电工。2002年,企业改革朱庆宝下岗了。“后来的那些年,为了挣钱养家,我过得很不容易,生活和我想象的真不一样。”

下岗后,朱庆宝在扬州一家单位做保安。一开始,朱庆宝月收入400多元,后来一直是八九百元,到2013年末,朱庆宝的工资涨到了每月1080元。“1080元都达不到扬州市最低工资标准,而且当保安一上班就是12个小时连续上班,很辛苦,但尽管辛苦,赚的钱起码能把日子连起来。”但2014年末,公司裁减人员,朱庆宝成了被裁减的人员之一,他再次失业。

无奈之下,朱庆宝准备重操旧业,找一份水电工的工作。但因为之前缺钱,朱庆宝的电工证没有年检,他必须重新考试申请证书。“我又花了2000多块钱去考证。”目前,朱庆宝在扬州市一家物业公司做值班电工,月收入2100元左右。

说起自己的妻子,朱庆宝犹豫再三,还是缓缓地说:“我们去年已经离婚了。”朱庆宝的前妻之前在宾馆做服务员,“我没有稳定的收入,她一直感觉过得不如人,后来我们就总因为这个吵架,感情慢慢就不好了。”朱庆宝说,“生活真的太难了,过去的豪言壮语,都被十几年的生活磨平了,现在一点棱角都没有了,原来的朱庆宝在战场上那也是响当当的一个人,现在过得真不如人。”

说起现在对生活的期望,朱庆宝说,就希望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朱庆宝的女儿去年从扬州大学毕业,目前独自一人在上海打拼,女儿是朱庆宝最大的支撑,“她一个人也很不容易,我还想多赚点钱支援支援她。”

有时候,最折磨人的不是遥远的目标而是鞋子里的一粒砂。朱庆宝最后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自己最大的心愿就是能有一份稳定的工作,“曾经我死都不怕,现在却没有勇气说任何豪言壮语了。”

文/本报记者高语阳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